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华科大跳楼华科大跳楼事件图

2019-02-26 18:25:06

华科大跳楼 华科大跳楼事件(图)

华科大跳楼 华科大跳楼事件(图)

华科大9天发生3起跳楼事件 他们为何舍弃如花青春

面对“华科连跳”我们都需要反思

近,有着“中南六省校”之称的“华科大”被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短短9天里,这所名校梦魇附体一般,惊现“三连跳”。一时间,“华中科大学生跳楼自杀事件”成络热词,整个校园笼罩在阴翳之中,这也再次给整个中国高等教育蒙上了一层灰暗。

是什么让这些寄托了家庭厚望,社会期望,国家希望的未来社会“栋梁”这么轻易间就崩溃瓦解,以至于茫然间放弃了自己宝贵的生命,这纵身一跃着实悲哀与凄惨。在短暂的悲痛与惋惜之后,我们不得不要静心思考一个这样的问题,这样的悲剧到底该如何避免?我们精心培养的国家栋梁之才倘若都这么不堪一击,别说未来去担当兴国的重任了,连起码面对现实生活的勇气都没有。

生命可贵,这是一个人活着起码的人生格言,珍爱生命是热爱生活的源泉,放弃生命永远都是一种懦弱的表现。原本是生命芳华的青春之年,是人生绚丽与激情的美好时光,是汲取营养奋发向上充实自己的奋斗阶段,却轻易的放弃了这一切,选择了纵身一跃求解脱。这些被寄予了太多期望值的“天之骄子”走上这样的人生之路,让我们所有的人都为之惋惜。在悲痛的阴翳中,我们必须保持一种理智的心态,来全新的思考这个问题,包括学校、家长、社会、教育,乃至所有正处在大学时期的更多学子们,让我们用一颗自我反思的心态来读这条吧!

当前中国正处在一个充斥各种混杂与残酷现实的社会转型期,整个社会在这一时期正处在一种不稳定与意识价值观念重塑时期。作为青年大学生而言,要承担从未有过的生命重担,学业的压力决定了未来工作的资本,工作的好坏寄托着家庭的期望,而现实的残酷让尚未走出校园的大学生过早的产生了畏惧感。大学生在面对学业、感情、工作等一系列人生选择时充满了迷茫。迷茫仿佛成了这一代人不得不承受的生命元素,在理想与现实逐渐分离时,有的人迷失了自己,有的人选择了逃避,当然对于坚强的人而言,这是一种重压之下的觉醒。而我们要投入更多关怀来关注的是那部分心理素质脆弱,被阴影笼罩的青年,让他们同样能走出这段人生的迷茫期,坚强的成为国家的可用之才。

纵身一跳求解脱,这是一种懦弱的逃避,殊不知莫大的伤害留给了父母。说到这,我们也和家长们一起来反思这个问题。当初寄托了你们所有希望并成为你们生活支柱的那个懂事孩子,那个品学兼优的“三好学生”为何会选择这样离开人世,面对这样的疑问家长们是不是也该反思一下,究竟我们把那么多的期望理所当然的统统压给我们的孩子,是一种栽培还是一种不堪重负的压迫?可怜天下父母心,这是中国父母的悲哀。有多少孩子从小就放弃了自己,一直活在父母给自己选择好的人生之路上,没有选择的必须要学习好,必须要上重点大学,必须要考研,必须要考公……在这背后谁问过孩子究竟喜欢做什么?家长的美好成期望为了孩子的重压,当这种压力无法承担之时,问题就出现了。

当然,接连频传的噩耗也给中国的高等教育敲响警钟。作为大学教育的载体,中国的高等学府承载了家长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期望,也承担替国家输送人才的重担,但是究竟能否承担众多青年的梦想,这是未来中国高等教育改革要反思的地方。“为什么没有人用正确的方法去抢救?为什么没有人上来帮助?为什么让他孤独地死去?”这是当时见证了其中一起跳楼事故的美国教授发出的疑问。其实,这几个简单的问题,就是生命教育的初步范畴,我们在把精力和资源统统用在培养学生技能的同时,却忽视了一个生命本源的问题。如何教学生热爱生命,我想很多大学的老师甚至会疑问,这也需要教么?这样的悲剧是大学生心理素质普遍偏差,生命信仰匮乏的范例。西方学者从本源出发的教育理念说明了一个单纯的道理,只有热爱生命的人才会热爱一切,才能迎接一切挑战而坚强的面对生活。

说来说去,其实都是在说我们大学生自己。也许,今天我们面对的是从未有过的挑战,压力让人喘息不过气来,考研、爱情、工作这一个个尚未有着落的美好希望背后也许是一个个“伤不起”的感叹,但是作为一代人我们必须承担起这种毫无选择的与义务。父母、家庭、社会,我们的的确重大,学业、爱情、事业我们的选择从未停止过,在人生的十字路口也终究难逃迷茫。请承担起自己,不为别人就为自己,相信美好,去奋斗实现这种美好,这才是我们这代人的必然人生选择。(作者

程奎星)

华中科大连发跳楼事件

华中科大连发跳楼事件

机械博士彭凯峰。

建筑学大四学生张骋捷。

华中科大学生跳楼事件追踪

核心提示

9天时间里,有着“中南六省校”之称的华中科技大学像经历了一场梦魇。10月23日,该校一名机械学博士和一名校外人员在本部与同济医学院相继“坠楼身亡”。7天后,一名22岁的建筑系大四学生“跳楼自杀”。一时间,“华中科大学生跳楼事件”成了络热搜的名词。

亲历了其中一场跳楼事故的华中科大美国教授PW,随后在一个帖中发出了三个为什么:“为什么没有人用正确的方法去抢救?为什么没有人上来帮助?为什么让他孤独地死去?”

而在采访时发现,虽然事后回忆起来这些跳楼事件都有迹可循,但跳楼者身边的同学和亲人,似乎至今都不明白“他们到底有什么想不开的”。

江西师范大学教授郑晓江认为:“大学生的心理健康问题在社会转型期显得尤为突出,亟待关注和解决。连续发生的跳楼事故,反映出我国高校在生命教育上的缺位。”

2011年的这个秋天,对于位于江城武汉的华中科技大学来说,可谓多事之秋。继10月23日一名机械学博士和一名校外人员在其本部与同济医学院“坠楼身亡”后,仅隔7天,一名22岁的建筑系大四学生再次“跳楼自杀”。“华中科大学生跳楼自杀事件”的消息不胫而走,甚至一度成为络上的热门关键词。

短短9天时间里,这所有着“中南六省校”之称的高等学府像入了梦魇般,悲剧接连上演。不管是该校在读生还是已毕业参加工作的校友,除了对跳楼自杀事件感到极大的震撼外,更是对他们轻易舍弃的青春和生命表示关注。对此,江西师范大学道德与人生研究所所长郑晓江教授认为:“当下的大学生在学习、就业、情感、人际关系等方面出现众多问题。高校相继发生学生自杀事件,一方面暴露出高校心理危机干预的不足,另一方面也凸显出高校对学生生命教育的缺位。”。

机械学博士的不归路

11月6日,江城武汉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在这所人口近千万的城市,有两场并不起眼的追悼会在举行。两个家庭从此送走了自己亲的人。

10月23日,星期日的早晨,27岁的华中科大在读机械博士彭凯峰从所住的西11舍四楼“坠楼身亡”。

“早上7时57分,宿舍开大门的正说离开门还差三分钟,我突然听到‘砰’的一响,接着两个路过的女孩子尖叫‘有人跳楼了’。”11月7日,华中科技大学西11舍的楼管阿姨回忆起当天的事还记忆犹新,“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回楼内的,是学生们搀着我回来的。”

华中科大学生付亚辉在上贴出的日志称:“8点左右,西11舍一名男性跳楼身亡。美国教授PW刚好路过,听到了落地声,经历了全部的早期现场。教授在时间赶到伤者身前,发现其仍然有呼吸、意识清醒。此时旁边已经有人打120以及报警。”然而,在8时20分许,华中科大校医院的两位医生到现场“检查完后,已确认死亡”。

在这起事故发生的一个小时后,上午9时许,华中科大同济医学院又传出“一名女生坠楼”的消息。不过经确认这名坠楼者为校外人员,已送医院抢救。11月8日,经多方核实,这名坠楼者终没有抢救过来。

“一天两起坠楼事故,这应该是华中科大60年来为黑暗的一天。”该校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大三女生对说这句话时,连连摇头叹息。

对于彭凯峰,尽管西11舍的楼管阿姨称其“话很少,印象不是很深”,但还是告诉了一些内情:10月22日,彭凯峰曾向同楼层的某个博士借,给曾供他读书的“干爹”打,但打通后只是听对方说话,自己一声不吭。在挂断后,“他长叹了一口气,还在那位博士的床上躺了一会儿”。

而后,这位被借的博士向彭凯峰要号码,以便“以后联系”,但彭用很冷淡的口吻说,“没必要,要有什么用,也解决不了问题”。

“当时就感觉到他情绪不对劲。”这位博士事后如是回忆,但毕竟与彭凯峰不是很熟,所以他没有追问“到底怎么了”。

而彭凯峰本科时期的同学高川(化名)却称,“国庆节的时候,他还参加了青岛一个同学的婚礼,和大家有说有笑,看不出有任何不对”。但高川同时也说,“听说他在出事前和老板(博士生导师)吵过架,想换导师”。然而,这种说法并没得到校方的正式回应。

2007年,彭凯峰考入华中科技大学进行硕博连读,注意到,在本科期间学轮机工程的彭凯峰曾获得过“日本邮船(NYK)奖学金”,成绩还算不错。

但华中科大不止一位博士生透露,彭凯峰所在专业的博士论文“近提高了等级,原来只要发几篇D级的论文,现在却需要发B级论文,压力肯定很大”。而也了解到,在以“治学严谨”而着称的华中科大,因博士论文不过关而延迟毕业、甚至不能毕业的学生并不罕见。

“话不多,比较内向”是很多认识彭凯峰的人对他的直观印象。这位“看起来多少有些文弱”的博士生,在10月23日清晨给姐姐打时,只说了一句“我很累,想休息了”,然后纵身跳下四楼。

“我们同学至今都不明白他的情绪到底是何时起变化的,如果有人能注意到他情绪不对,及时开导他,悲剧也许不会发生。”11月6日,高川对感慨。。

被传染的“坠楼者”?

10月31日下午2时许,当22岁的建筑学大四学生张骋捷从华中科大紫崧学生公寓15栋6楼一跃而下后,“整个华中科大弥漫着强烈的紧张气氛”,“三连跳”使得这所知名学府一时间背负了极大的压力。

从13时21分起的40分钟内,张骋捷通过自己在人人上的账号“张骋捷santo”发了四条动态,一条称“走得仓促。再见,地球人”。

“当时宿舍里只有我一个人在,还是隔壁宿舍的人告诉我的这个消息。”说起张骋捷当天的情况,他的一位室友显得很伤感,“实在没有想到,他有什么想不开的?”

据这位同学回忆,当天上午张骋捷并没有去上“一贯都不喜欢的设计课”,而是在“宿舍里打游戏”,中午的时候,他出去和父亲吃饭,再也没回宿舍。而据华中科大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07级学生回忆,张骋捷是在十三栋和十五栋连接处出的事,他应该是从十三栋的楼顶翻到十五栋的楼顶后跳下的。

据张骋捷的家属透露,校方对他们称“张骋捷是在14时05分出的事,救护车在10分钟内赶到,14时25分左右医生宣布无生命体征,14时50分警方到场并进行隔离。”

11月6日,张骋捷的高中同学从西安、山东、苏州等地自发赶过来为他送行。在诸多同学印象中,他是一个“比较内向、很腼腆”的男生。从2008年到华中科大就读5年制的建筑学以来,至少在大三以前他“成绩还可以”。注意到,张骋捷曾获得过“年度学习进步奖学金”。他的一位室友表示:“他从大三开始有些变化,开始觉得学习没意思,经常不去上课,出现挂科。”

11月1日,华中科大学工处在该校白云黄鹤BBS上发了一篇名为《关于建规学院2008级一本科生坠楼事件的相关说明》,称张骋捷“患有一定程度的精神抑郁。另外,该生目前还有五门科目不及格”。这则说明招来张骋捷同学和家属的质疑,认为学校不该拿他挂科来说事。

对于张骋捷为何从大三开始觉得学习没意思,无论是他的高中同学还是室友都百思不得其解,他的一位室友称“问过他为什么,他也不说”。种种迹象表明,在张骋捷大三时,“发生了对他有很大影响的事情,具体什么事我们都不知道。”他的一位高中同学这样总结。

张骋捷,一个“酷爱摄影、文采不错”的“有文艺范儿”的大四学生,就这样在周围人的不明不白中告别人世,留下了他“精神恍惚的父母”。

专家:缺位的高校生命教育

在起坠楼事故发生后,华中科大研究生院通过群向各位研究生发出“多注意、关爱身边的人,有困难和身边的人一起想办法”的提示,却没能阻止悲剧的继续上演。

随后的11月1日,华中科大学工处发文呼吁该校学生“能够更多地关爱自己,关爱他人,保持积极向上的心态,如同学们在学习上、生活中遇到困难和问题,都可以向院系、大学生发展研究与指导中心及学生工作部门的老师求助。”

“事情发生后,学院给我们开了一个哀伤与释放的心理辅导会,请心理辅导老师教我们怎么去合理地发泄情绪,释放哀伤。”建规学院一名08级的学生告诉,他认为“效果不会很大”。

华中科大一名在校生向反映,虽然入校时学校办过心理讲座,大一也有公修的心理辅导课,但后来基本没有任何这方面的调查和辅导。学校的很多心理讲座与测试都流于形式。

10月25日,华中科大的外教PW教授通过一个学生的帖子表达了自己的看法。他在帖子里发出了三个为什么:“为什么没有人用正确的方法去抢救?为什么没有人上来帮助?为什么让他孤独地死去?”

“其实这位教授问的问题都属于生命教育的范畴,也恰恰反映出了我国高校在生命教育上的缺位。”江西师范大学教授郑晓江说,“包括死亡教育在内的生命教育其实是一个现代大学生应备的常识,大学应该提供这样的教育。大学生的心理健康问题在社会转型期显得尤为突出,亟待关注和解决。”

但华中科技大学相关工作人员面对几起坠楼事故的态度却有些让人惊讶。在该校党委宣传部提出采访该事时,一位女工作人员称“事情不是都完结了嘛?”当“想了解后续情况”时,该工作人员说是“徒增悲伤”。

11月8日,当离开华中科技大学时,在张骋捷坠楼身亡的紫崧学生公寓外,摆放了一排的《知晓心理常识、助人自助》的宣传牌,但来来往往的学生中没几个人停下来驻足观看。

冬天感冒头痛吃什么药
防治小儿便秘
鼻塞咳嗽怎么治疗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