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法律

证监会巧解内幕交易案1

2019年04月08日 栏目:法律

证监会“巧”解内幕交易案夏欣2007年3月7日上午10点7分59秒,以证监会工作人员李莉名字登记的号码给其母亲发了一条信息:“31重

证监会“巧”解内幕交易案

夏欣

2007年3月7日上午10点7分59秒,以证监会工作人员李莉名字登记的号码给其母亲发了一条信息:“31重工(600031,股吧)2006年每股收益1.16元,分配预案10转增10,分红2元,明日发布。”

2007年3月8日,31重工发布2006年年度报告,李莉的信息与年报数据分毫不差。

据报道,三1重工2006年3季报、2006年年报中,上投摩根双息平衡(373010,基金吧)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均为公司大流通股东。另外,上投摩根中国优势(375010,基金吧)证券基金位列第四大股东。2007年一季报显示,上投摩根成长先锋(378010,基金吧)基金也跻身三一重工十大股东之列。

李莉不仅曾是上投摩根的基金持有人,还曾作为上投摩根的座上贵宾,在2006年年底与上投摩根高管同游欧洲。随后的2007年,李莉的上发出了关于三1重工还未披露的重大信息。

发生在2007年陈年旧事在2010年才被表露出来,而让这件事暴光的主角正是李莉前夫的母亲苏彩翠。

实际上,苏彩翠实名举报李莉已两年有余,终通过媒体的报导才引出证监会的正式回应。

悬疑未解李莉案

2010年4月6日,当苏彩翠迈出中国证监会大门的时候,一下子被外面温暖的阳光包围了,她不由得眯起了眼睛。

这天,她是去证监会补送材料的。临出门时,她再次向证监会纪委监察局工作人员张友忠问起举报一事的结果,张友忠告知她:“(举报的)书面回复还在按程序走,我们会尽快办理。”张友忠的话,让苏彩翠的心顿时凉了半截。

两年前,当她次以“实名身份”举报前儿媳“李莉涉嫌内幕交易”时,这里就已成了她的,也是的希望。此前,她上访过七八个单位反映情况,但对方根本不接待。证监会少接待了她,并派了纪委监察局欧阳健生、张友忠专门负责调查此事。

2010年3月28日,“李莉事件”被媒体曝光后,迫于舆论压力,证监会公开作出回应。证监会的结论是:“经查证,没有证据表明李莉利用该信息(31重工分红短信)从事内幕交易。”

苏彩翠怎样也想不通,证监会调查了两年,结果居然还与两年前如出一辙。

2008年6月,苏彩翠向证监会纪委监察局举报,前儿媳李莉曾以短信方式向其母提前泄密上市公司31重工()2006年年报的利好消息。

不过,李莉否认短信是她本人发的,而且称苏彩翠提供的“SIM卡是假的”。苏彩翠要求证监会调取相关通话记录以证明SIM卡的真伪,但欧阳健生均以触及个人隐私、证监会没有资历鉴别卡的真伪为由予以拒绝。

后来,欧阳健生告诉她,他们查了,李莉的妈妈和哥哥当天没有买进,也没有获利,31重工也没有产生异动。因此,欧阳健生表示,“再调查(下去)就没有意义了。”

苏彩翠不知道,收到这样的举报证据,对于证监会来讲,也是大姑娘上轿——头一遭。

要知道,内幕交易可是存在中国证券市场20年的大毒瘤,这已经是众人皆知的秘密。而且,由于这类案件均有调查难、取证难的特点,再加上我国法制体系尚不健全。终究,很多内幕交易案件查到往往无疾而终,或不了了之。

虽然手里有发短信所用SIM卡的原始发票,机主姓名也是“李莉”,和上面有李莉亲笔签名的SIM卡受理单,还有多笔用该进行买卖操作的委托明细与交易记录原始凭证。但是,苏彩翠不知道,目前,中国法律遵循的是“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因此,作为举报方的苏彩翠举证义不容辞,而证监会反而却没有举证,就连调查也仿佛成为尽义务的工作了。

北京市问天律师事务所主任张远忠表示,在对内幕交易的认定上,建立“举证颠倒”的辩方举证制度,更有利于对内幕交易行动产生较大的威慑作用,同时能更好地规范内幕知情人员的行为,严厉打击证券违规行为。而且从海外成熟市场监管的经验来看,“举证倒置”的证据规则也已经成了打击内幕交易“老大难”问题的1柄利器。

然而,这1建议虽呼声众,却一直未落到实处。乃至,法关于“内幕交易”的司法解释也因种种缘由“难产”!

监管之惑:内部人查内部人?

让苏彩翠大跌眼镜的是,“李莉案”后来居然又拔出萝卜带出泥!

随着媒体追踪调查的深入,证监会基金部原副主任李正强(现任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副总经理)也涉嫌“受贿考察门”。坊间传闻,2006年12月,李正强在证监会任职期间,曾与李莉等人,会同上投摩根基金公司等高管一起赴欧洲“公务考察”,费用由后者代付。彼时,正值上投摩根“唐建老鼠仓”事件遭监管机构警示不久。消息传出,舆论哗然。

针对“猫鼠同游”1说,证监会的回应相当“给力”。证监会有关部门负责人表示,经调查核实,报导所述与基本事实不符,结论明显误导。

不过,证监会的态度这时候也悄悄地发生了奥妙转变。证监会首次承认,李莉母亲、前夫开设股票账户,从事股票交易的行动违反了监管部门工作人员的相关规定。同时,证监会还做出承诺称,对李莉是否骗购经济适用房一事核对清楚后,将对李莉直系亲属买卖股票问题一并做出处理。

事情至此,该澄清的澄清了,该撇清的也撇清了,似乎应该皆大欢喜,举杯相庆了!但是,股民、基民,及至中国证券市场每个参与主体仿佛其实不买账——由于焦点问题没说清,监管层仍被指有避实就虚之嫌。

财经评论人士周俊生分析认为,对上述事件,证监会采取的是淡化处理。然而,终究让市场生疑的是,证监会到底想躲避甚么?周俊生直言,表面上看是希望保护证监会作为一个国家机关的“光辉形象”,但更深入的问题在于,证监会不希望让“李莉事件”成为亚马逊丛林里扇动翅膀的胡蝶,引发证监会的“台风”。

反观证监会的回应,证监会对此事的调查重点只限于李莉及其亲属是不是利用三1重工分红的内幕信息买卖该股,却没有追根溯源,追查内幕信息从何而来,终究流向何处?另外,证监会工作人员泄露内幕信息,其亲属买卖股票行为究竟是个案还是普遍为之?还有,李正强在证监会任职期间,是否真的曾利用职权对“唐建老鼠仓”所属基金公司发行两只新基金开一面,大开绿灯?关于一条,证监会有回应,但说辞只能自圆其说,却并没有让人心服口服。

此后,包括证监会在内的五部委刚刚出台新规严打内幕交易,但是,如果证监会对自己部门的内部问题采取迁就的态度,这类严打到底能收到多少效果?

撇开“李莉事件”的是是非非,仅仅从事情本身看,多数公众倾向性地认为,此事应该由相干司法部门介入调查,而不是由证监会来自查,真正还投资者和公众以事实的真相。

近年来,一连串发生于证监会的腐败案(如王小石案、王益案等)表明,证券监管部门已不是一块可以让人放心的净土,当权利高度膨胀而缺乏有效制约时,它同任何一个权利部门一样,也难免成为权钱交易的乐园。相比于发生在基金公司等市场利益主体中的“老鼠仓”,这种产生在市场监管部门中的内幕交易,对市场无疑具有更严重的破坏力。

“通过严厉打击,目前利用内幕交易信息非法牟利的情况逐步减少,内幕交易势头得到了一定遏制。”2010年12月17日,证监会主席尚福林表示,避免和打击内幕交易是全球监管部门面临的挑战。由于我国资本市场特有的一些特点,并购重组决策进程较长,触及内幕信息的人较多,容易构成利用内幕信息进行交易,严重损害投资者的合法权益。

尚福林的此番表态多少让苏彩翠在失望之余看到了一丝曙光。苏彩翠深信:她离真相越来越近,她会等到那一天;但不确定的是“要等到哪一天”?

孩子咳嗽吃什么好
小儿咳嗽推拿
孩子过敏性咳嗽怎么办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